校友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校友风采>校友故事
燃烧在方舱医院的青春之火 ——我校95后校友高云凯专访
作者: 来源:山西大同大学报 第322期 发布时间:2020-05-29 08:56:35 阅读次数:

​2月15日至3月19日,95年出生的高云凯是我校医学院护理系14级毕业生,作为山西医科大学第二医院第六批援鄂医疗队队员,前往湖北光谷方舱医院开展医疗救护工作,在抗疫一线留下了奋斗足迹,谱写出奉献华章。

青春逆行 晋军出征

“病毒在叫嚣着,肆虐着/在你身上狠狠地插了一刀/睡梦里我也曾听见你不屈的哀号”。高云凯在诗歌《我和我的祖国》中这样写道。

2月15日凌晨4点,有着两年党龄的高云凯得知自己援鄂请战被医院批准:“我很想、特别想去前线,我很庆幸能参与到这次抗疫行动中来,我是一名党员,应该身先士卒作表率,我更是重症医学科的一名护士,为人民服务是我的职责所在。”他再也睡不着了,首先把消息告诉了家人。视频那头的妈妈先是沉默,紧接着眼泪簌簌落下:“谁家不心疼孩子,咱心里想的就是,国家有难,一定要上,能尽一份力就尽一份力。这是一件辛苦事,这是一场生死仗,我们大力支持,党员就要扛起党员的责任!”

“盼你凯旋,平安归来!”医学院原护理系书记牛春红叮嘱他。毕业后他依然心系母校,跟母校保持着密切联系。他会跟系书记、主任、老师们分享自己取得的进步,也感念照顾他的班主任武海英,她的一些人生建议和为人处事方法让他受益匪浅。

踏上战场 投入战“疫”

“庚子伊始,毒疫虐,流感祸,人散城空悲寂落。哭鹦鹉洲,怜汉阳桥,凄凄万里长!倾国力,聚民心,儿郎挂帅娘子军。逆行者,下江城,身把白衣穿,还我一片好河山!”第二次路过长江大桥时,面对央视的采访,高云凯诵读了这首词。

2月15日下午抵达武汉机场,寒风裹挟着雨雪,整个城市空无一人,高云凯很心里不好受:“交织错落的街道/已不复往日的喧嚣/我轻抚着你满身的伤痕/那是你竭力与病魔殊死一搏的印证”。

高云凯担心自己拖团队的后腿,但经年在ICU接受的高标准、严要求和规范操作让他底气十足:磊磊儿郎行军途/帅旗挥前我为卒/待到功成南山词/凯旋之日庆功时。

方舱刚建好,医院里应有的一切,这里统统没有。这是一个严峻的考验!一切从零开始。护目镜急缺!隔离衣告急!这是物资组老师每天说得最多的一句话。“我是第一批入舱人员,一眼望去,一张张单人床整整齐齐地排列着,工人们还在完善着电路等各种硬件设施。”“没有完善的工作流程和工作职责,培训时,我不敢漏掉一句话,不敢错过每一个示范动作。”防护服不透气,需要大口喘气,防护服鼓得像“大白”一样,护目镜起雾……一圈下来,衣服早已经湿透了。下班后,高云凯一般会先给脸做按摩,“护目镜压的压痕太深了,容易起疮,有可能会破掉,影响工作。”

​虽然苦累,但他一直记得妈妈的嘱咐:“病人们没有亲人在身边,一定要像对待家人一样对待他们。”

悉心护理 共渡难关

“恢复得不错。”“再坚持一下,很快就能回家了。”每个清晨,高云凯与战友们要去到每位患者的病床送上温暖的安慰与鼓励。疫情无情人有情,一位患者在给山西医疗队的感谢信中说:“有你们在,我们不怕!”

病患们有时闹意见,他们害怕在方舱医院感染病毒或者病毒潜伏,担心医护人员顾及不上自己,闹着要出院,不能如愿后甚至要投诉。高云凯和老师耐心劝说解释,一一消解着大家的焦虑和不安。他这样鼓励病患:一张张可爱的脸庞是向阳的花儿/微笑在生命的希冀中逐渐绽放/我能读懂你对生命的敬畏与渴望。

以艺战疫 共克时艰

中央电视台和湖北广播电视台先后采访了高云凯。他是山西省第八批援鄂医疗队中最年龄最小的成员,今年25岁。

抗疫期间,他以“艺”战疫,挤出时间先后创作 《江城子·南下征冠》《咏志》《我和我的祖国》《寂静的武汉》等数篇诗词、诗歌,讲述了自己的抗疫故事,记录了驰援武汉的所思所想,把战胜疫情的正能量传递给了身边的每一个人。

苦难造就诗人,灵感的集中连续爆发是源自生活的磨砺,身临其境造就了高云凯的“高产”。他想用一种特殊的方式纪念这段经历。

“我当时写《江城子·南下征冠》的时候很亢奋,内心激情澎湃,创作很顺畅,几乎是一气呵成,那些句子像是一下子出现在我脑子里,写完以后一个字也改不了,现在回头去看,很不可思议。”“最触动我的是《我和我的祖国》,写到‘那一刻,我看到了民族的脊梁/那一瞬,我也看到了生的希望’和‘那一夜,我也曾梦见百万雄兵,末将请战!’我浑身发抖,情绪特别激动。”“中国以一个世界大国的形象出现在国际视野,我特别能感受到中国由以前的羸弱变得强大。能够生长在这片土地,是我生命中最大的荣耀。”

于战役中成长,在实战中检验。每个医护人员都是一个战斗单元,他们携手筑起了一个个坚实的抗疫战斗堡垒。今之疫毒散,更以数小者倾其力,或攻或退,四海平,天下定,不知名者英雄也!他很感谢这段抗疫经历,也感谢母校的培养:“在同大的四年是我人生成长过程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也是我人生的转折点。”从同大出发,到一名ICU护士,再到奋战一线的战士,他在战“疫”中厚重了生命:“我的人生才刚开始,但我开了一个好头,我会为医疗事业奋斗终生!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