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友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校友风采>校友故事
校庆征文选登之八
作者: 来源:山西大同大学报 第330期 发布时间:2020-11-16 16:48:55 阅读次数:

        ​ 七十年沧桑砥砺,七十年弦歌奋进。我们即将迎来七十周年校庆。为铭记历史,展示风采,凝聚力量,书写未来,校庆办公室组织开展了征文活动,得到了广大校友及在校师生的广泛关注和积极响应。为营造浓厚校庆氛围,我们从本期开始特辟专栏,陆续刊登部分征文作品。



贺信与留影

张千锁

  

  1977年秋,我参加了全国恢复高考制度的第一次高考。次年春,我便收到一封从省招生委员会寄来的挂号信,信封虽小却传来天大的喜讯:我被录取了!信内装着三样东西:一是录取通知书;二是贺信;三是入学须知。贺信打印在一张红彤彤的手工纸上。多少年过去了,我还一直把它珍藏在箱底,隔些时候,我会把它拿出来,偷着看看,用心温温。虽然印在红色手工纸上的油墨已经脱落不少,但那热情洋溢的语言,铿锵有力的文字,像铅字一样,深深打进纸里,刻在心上:

  在五届人大胜利召开,全国人民开始新的长征的大喜日子里,你被荣幸地录取来我校深造,我们向你表示最衷心的祝贺,最热烈的欢迎!党中央一举粉碎四人帮,改革了招生制度,教育战线如花似锦,春意盎然,你们是大好春光里的第一批蓓蕾。一条金光灿烂的前程已经在你面前展现,跨上你的征途吧!祝贺你,以优异的成绩接收了祖国的挑选。欢迎你,幸福的年轻人!

山西省雁北师范专科学校

一九七八年二月二十八日

  拿着这封激动人心的贺信,来到塞外,在雁北师专这所地处荒郊野外的大学里,苦读两年半,于1980年仲夏毕业。为了记住那些激情燃烧的岁月,记住那些风华正茂的学友,我们同宿舍七人在师专教学楼前合照了一张留影,以展示我们当年的青春年华和对未来的远大梦想。如今雁北师专早已从神头迁往大同,学校亦从一株幼苗成长为一棵参天大树,而我们这些人——当年的学子,一半人已过花甲,一半人年近古稀。适逢母校七十周年大庆,我们怎不激动、感动、憧憬着:——与我们的后来人,一并迈入大同世界!

  (作者系雁北师专中文系1977级学生,山西省作协会员,著有小说集《锁》、新闻集《崞风》、散文集《甜根苗》、报告文学《阳武流金》等)

 

 

云冈禅境

宋佳桐

 

  云冈是一篇佛学的骈俪文,将厚重的佛学与久远的历史加进行文,携着清醒与通透,洋洋洒洒地走着属于修行的漫漫征程。遍游云冈,只须一人,带上一颗参禅悟道的心。走过彰显着显赫与威望的仿北魏建筑,再观摩不再飘着檀香的中央四方佛立像,最后再由昙曜高僧石像的过渡,你就彻底地置身于佛境了。面前是长长的礼佛大道,不知不觉间我已联想到佛教徒虔诚的参拜礼。礼佛大道的地面上刻满莲花的慈悲,或许这参拜礼要参拜的不是佛像,而是自己的那颗悠悠禅心。礼佛柱的底座是佛教中意指功德圆满的大象,北魏皇族的兼收并蓄造就了这独属于云冈的云水禅心。越江临栏而望,一瞬间我甚至有了身处江南水乡恍惚。站在形似龟体的湖心岛桥上,林渊吹来的风会为你洗彻尘埃,好像穿过凡胎俗体将灵魂洗涤,霎时洁净如莲。遥望远山绿林,近观佛影禅林,于繁华之中找寻到淡然,在喧闹之中觅到向往的宁静。在你踏入任意石窟的门槛时,佛祖的禅意会顺着历史的长河冰河破裂,一泻千里。你会惊叹这刻在石头上的文明竟如此宏伟,小小一个石窟里竟蕴藏着如此气象超凡的庄严妙法。当你抬眉与佛像对视,他那般慈祥的神态,会让你以为他的久坐是为了等待你的到来,这就是佛像的玄妙。不管你是什么身份,又为什么而来,他都会给予你同等的慈爱与悲悯。佛法于石像,不过只是佛无限而史有痕的表现形式罢了。如今的云冈已搭载着三维激光扫描技术走向世界文化之林,第12窟音乐窟利用3D打印技术,经过上色,彩绘,加入时尚元素,正走在时尚潮流的路上。近些年,又与柬埔寨吴哥窟管理总局签订友好合作的谅解备忘录,秉承文明因多元而多彩,又因互见而丰富的大同思想,以佛像般的慈笑面对着兼容并包中的东西文明。隔世经年,我仿佛听到了虚无缥缈的钟声,似召唤,似离别。(作者系雪野文学社社员)

 

 

今夜只属于今夜

文学院 董萍


  略去往常固有的仪式感,此刻忽然没有那么在意眼前的桌子是否蒙了尘灰,椅子是否有他人的余温。忽略种种细节并将自己进行慰藉,将今日之点滴诉为今夜的今夜。一下午的似睡非睡让身体充满疲惫之感,在闭眼的朦胧中好似又重新走了一回童年。迷迷糊糊,断断续续,停滞不前,却又如同电影情节一般以一种我无法感受到的速度在不紧不慢地放映。凡此种种,已是热泪盈眶。不知是在刚才的梦中还是帘后的窗外,莫名地心中一凉,随之寒意席卷而来。雨声由心而外,它不像仲夏之夜在屋檐的滴答声,不像枯叶凋花之时伴随响雷的瑟瑟声。但我知道,等待这场冷雨仿若等候恋人一般模样。从黎明破晓到无丝风云的正午,从霞光染红姑娘脸庞的午后到泪痕印满扉页的暮夜,从辗转反侧的午夜再到孤寂围绕的凌晨。于是,在某天某日的暮色冷雨里,将自己呈现于夜雨,经受洗礼,变得彻底澄澈。开始慢慢厌倦口红给的女人气味和红唇的样子,索性抿抿干涸的嘴唇,随手一撩覆着脸颊的青茎。戴上遗忘于角落已久的棒球帽,为保暖再套上一件运动衫,奔赴雨夜的操场。在今夜,再也不会有丝毫的喧闹和我来争夺寂静和幽美了吧。使尽浑身的解数开始疯狂地奔跑,就像去见久违的故人,莫名地心潮澎湃。但我深知,这只是臆想中的错觉。虽是手指能数的年岁,但已然没有了在某年街头相拥而泣的气力了。我想,这大抵是岁月留给我的序章,无心力再去叹事思人,皆是过往之青春。随着奋力地奔跑,胸中热火已伴着点点雨滴涌上心头,甚至是在神经和血液里。手机里的歌单停留在回不去的昨天,反反复复删除,却又再三出现,时常怀疑歌单着了岁月的魔。而我却被困在这场梦魇里,四周皆是铜墙铁壁,只能看见一束光,射进脑海直击胸口。无数次攀爬,最后疲惫倒地,终于不再试图出去,如以为此,故作甚好。冷雨击打着脸庞,像针在刺,却又那么舒服,以至于明朗而通透地直面积压于心底的情深,毫无顾忌,更无须伪装那些未曾当面说出的心口不一。通通撕去世人如年轮那般积厚贴于我的标签,让雨不再酸冷,让夜不再偷笑,让所有的真实不再掩于黑夜,让月亮见证这发生的一切和还未曾到来的所有。渐渐的,过去的人事以猝不及防的速度离我越发遥远。在记忆的年轮里,昔日好像生了锈的螺丝,在无数次将其润滑的时候,都无力将其转动。但是我依旧会思,会念。思我的已经耄耋之年的至亲,念皱纹满脸,白茎已涌耳际的亲人,想偶尔打架的要好的姊妹们,念久年未见依未曾忘记的师长,忆哭过笑过闹过的青春里的人儿,以及曾经一腔热血,奋力向远的自己。抬头望去,远处的天际泛着粉红,树木的剪影倒躺在洼地的积水里。发梢的雨水味扑鼻而来,淡淡的,像极了那年在操场上追着伙伴们奔跑时留下的味道。曾经已太过久远,记忆已然蒙上了薄雾。偶然的瞬间,莫名爱上着暮色过半的这座城市,听着吉他拨弄得起伏断续,将自己揉进远方那朵不知名的云里,等到凌晨唤我名时,再悄悄爬进你的梦中,说说那些飘雪和脸红的日子。

 


北方的秋

化工学院 刘潇

   

  北方的秋,多少带点失意的凉,随着片片树叶簌簌落下,似乎也带走了人心中的几分热情,总有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的感慨,却也抵挡不住那一份来自人和季节之间的共鸣。失意,不知从何处来。是从温度渐冷的霜晨,还是枫叶渐红的黄昏,去寻找一份来自自然本源的失意,岂料是中了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的局当中了?便也自嘲地笑笑。走个几步,起风了。风不大,摩挲着地面的落叶。落叶难耐风的诱惑,试探性地走着,在地上划出沙沙的响声,是企图用这种表现来引起风的注意吗?尽管它磨碎了自己干脆的身体,留下细碎的叶脉,风却看不到也听不到了,因为风忙着赶向别处,给南边的树镀上秋的颜色。秋雨也来,带着寒气。一场场雨,扒开了夏日的温床,化作无数支看不见的小针,钻,钻进土地的肌肤中去,并散开白色的结晶,那是秋天的寒霜。为何?是那越来越高的天,把雨和大地的感情都变质了吧?所有的东西都沾了一丝凉气,从动物,到植物。到底是人的感情的淡泊,还是本来就没有过多的感情可以寄托呢?可若如此,那古人的自古逢秋悲寂寥又是在感慨些什么呢?失意,诗意!哦,明白了,原来如此。远处一望无际,没有山。那一片仍然泛着绿的草原啊,究竟是顺从秋的剃度还是抵抗秋的孤独?草里或许还有几只勉强蹦跶的蛐蛐,从这根草,再跳到那根草,然后歇一歇,在最后的一次鸣唱中走向生命尽头。果然,秋是一柄有毒的刀,慢慢蚕食着所剩无几的生命。这样的猜想似乎正确,可真是这样吗?粮仓里满囤的粮食,果园里瓜果飘香,就连那水里的鱼,都变得肥美鲜香。这些,都是生命的果实,用来回馈付出劳动的人们。他们在春天种下希望,在夏天灌溉汗水,在秋天收获生活,在冬天安享果实。一年一年,年年如此,看着花开,花谢,看着草长,草衰。每年都是同样的风景,却是不同的感受,因为,人始终在变化啊,今年一顿只能吃半个馒头的孩子,明年可能就要吃一个半了;今年还在读书的孩子,明年可能就成家了。所以尽管年年如此,可消耗到最后,秋天始终还是入不敷出。这是秋天最能让人感受到的悲凉。北方的秋,凉,还有莫可名状的失意和诗意,随着最后一片落叶被最后一丝秋风吹落在最后一汪秋水中时,所有的一切,都将成为一种肃杀。哦,秋天,带着岁月翻过去繁荣的季节,在大地上肆意宣告着繁华的结束。可是,在窗外,一抹秋菊,正开得绚烂…… (作者系雪野文学社社员)



悬空寺

昝忠

   

北岳横斜塞上寒,飞悬一寺向阳丹。
有怀亘古容三教,傍壁常时慰众安。
晖彩龙金金峡谷,青围屏翠翠峰峦。
瞻云睦月嘉祥集,太白因题为壮观。
(作者系我校教职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