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友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校友风采>校友故事
校庆征文选登之十三
作者: 来源:山西大同大学报 第336期 发布时间:2021-04-08 08:32:10 阅读次数:

​七十年沧桑砥砺,七十年弦歌奋进。我们即将迎来七十周年校庆。为铭记历史,展示风采,凝聚力量,书写未来,校庆办公室组织开展了征文活动,得到了广大校友及在校师生的广泛关注和积极响应。为营造浓厚校庆氛围,我们从本期开始特辟专栏,陆续刊登部分征文作品。



我的大学

蔚占环

 

  大大咧咧地提笔就写下这篇文章的题目———“我的大学”。不过我可不是高尔基,这篇文章也不是名著,只是一个普通女子的一段重要的人生回忆。提及回忆,感觉自己好像是已经活了几十万年的上神似的。

  我的大学校园在寒风凛冽、积雪没膝、四周无遮无拦的塞外古城———大同。每天我都会被殷秀梅用《我爱你塞北的雪》的女高音唤醒,开始在操场上播撒一天的朝气蓬勃。

  大学四年,对我来讲是人生最重要的一段美好时光。在这里,我欣赏了令我心旷神怡的美景,完成了我学业和心灵的飞升,还遇到了此生的挚爱。

  美景篇

  “寒风潇潇,飞雪飘零……”大同的雪,真是令我印象深刻。可能是我没见过多少世面吧,这塞北的皑皑白雪,对我来说,至今不能说场面空前吧,也算此后大同归来不见雪了。

  体育老师很器重我这个之前一直是体育队替补队员的 “好学生”,认为我很有一些资质。一次大雪过后,他就命我前去招呼大家来上课。后来上课情节如何,我记不太清楚了。但我记得,在“传圣旨”的路上,我一脚踩下去,“嗤———”地一声后,我的天呐!我的小腿就消失在深深的雪里,我才真正理解“没膝的积雪”这几个字的含义。我欣喜若狂,比小孩子还要好奇,还要兴奋,一路上蹒跚中蹦跳,蹦跳中摔跤,疯疯癫癫、嘻嘻哈哈地享受着一个人独有的乐趣。

  我知道同学们还有过一次盛大的雪上大狂欢———打雪仗。天地间一片混沌,冰天雪地里大小雪球纷飞,还有短兵相接的———直接抓一把雪塞到别人的衣领里,同学们你来我往,打得酣畅淋漓,肆无忌惮的欢笑声飘荡在校园里。可惜当时我老气横秋地假装在为准备考研而学习,没有参加,只在窗户上看了看。一直很后悔,还好以后想打雪仗了,还可以好好地欺负同桌的他。

  好盼望,再到大同,再来场大雪,在纷纷扬扬中,在一片素洁的天幕下,在银色的世界里,在平坦而柔软,晶莹而圣洁的雪地里再打几个滚儿。

当然,大同除了飘飘洒洒的雪,还有气壮山河的北岳恒山,碧波荡漾的文瀛湖水,当然湖边少不了骑着自行车,散发着粉色浪漫的人儿。这满眼的美景,怎不让人流连忘返呢?

  修炼篇

  大学期间,我经常给家里写信。每次写信,我都会给父母汇报我的进步。因为,确确实实的,我自己感觉到了自己的成长变化。我的大学是充实而快乐的,没有虚度时光哦。

  我很感激,雁师给了我在人生关键几步中一个茁壮成长的契机与环境。我记得,当时年轻而优秀的同学们在开学之初自我介绍时,好多人说了“既来之,则安之”之类的话。我感觉,大家是有很多不甘心的。当然,这不是年少轻狂,而是雄心勃勃。时间也证明,四年之间,以及多年之后的今天,我的同窗师兄弟姐妹们个个都是出类拔萃的。而我,当时考入雁师是很满足的哦。心中暗暗立下誓愿:这就是我的新起点,我要在这里发奋图强,不辜负青春年华。从次,和单纯可爱的同学们为伴,时时从大家身上汲取精神力量,在语言与文学的海洋里贪婪地吸取琼浆玉液。

  宿舍的姐妹们,自然跟我是最亲的。无论是学习还是生活,我都看着大姐、二姐和三姐的,只是四姐的相面算命之术太过玄妙没有学会。懈怠了,偷懒了,有心事了,都往姐姐们的床上一赖,向她们倾诉,要她们安慰。回宿舍晚了,大姐看着我偷着乐的神情,就对我心领神会地抿嘴一笑说:“回来了。”从入学到宿舍的第一天,二姐就是我学习上的导师。“占环,跟二姐走。”然后,指点江山,激扬文字,满怀豪情地告诉我应该怎样怎样学习和计划将来。从此,课堂上,我和自己的内心做激烈的斗争,不断挑战自己的胆小怯懦,向口若悬河的同学们学习;课外,我便颠颠地跟着二姐的脚步出发了。各门功课,我都学得很认真。课余,我参加了朗诵会、文学社、运动会、英语演讲比赛,学电脑,学跳舞等。

  充实的学习生活,激情飞扬的青春!就是这些点点滴滴的努力,为我今后的工作与生活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后来,每每给我的学生们谈及这段青春无悔的岁月,都是满满的骄傲和“自以为是”的经验之谈呢。

  由一个胆小拘谨、不善言谈的农村孩子,蜕变为阳光灿烂、敢说敢笑,工作上兢兢业业、自信满满的人民教师。这也算我的飞升吧。而这些,是母校和亲爱的同学们给我的,此生都很感激。

  爱情篇

  “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大学里,汇聚着很多年龄相当、意气风发的帅哥美女们。“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风花雪月自然也就应运而生了。有一见钟情的,有日久生情的,还有“冤家路窄”的。

  我和我的他,在同一个班级里“冤家路窄”地相遇了。说实在的,当时我们并不是俊男靓女,互相也没什么好感,甚至没太引起对方的注意。大概我们当时还没有情窦初开呢。大一时,他黑黑瘦瘦的,在一众年轻人里,显得特别老气。我就很是蔑视地想:此人三十多岁了,还来跟我们当同学。于是,封了他一个名号“十大丑男之首”。也许正是这个封号传到了他的耳朵里,他开始讨厌我,处处看我不顺眼。后来,他告诉我,听我说他坏话之前,都没注意到班里居然还有个我。我也很是不服气:本姑娘这么认真,这么努力,不算漂亮,不算优秀吧,也该是个热血沸腾的存在吧。

  当时的我,根本不知道女孩子还需要打扮,所以,很土气,连发型都一直承接高中的 “小子头”,后来竟然还折腾过“蘑菇头”“阴阳头”(头发左右长短不一)。想想,好像跟自己有仇似的,怎么难看怎么来。最可气的是,有一次,校门口那位要价便宜的理发师给我的“小子头”理得实在太短了,比男生们的还短,很是难看。就这样,我也忍了。可是,《现代汉语》课上,刘老师还以为我是故意新潮,是别样的“杀马特”呢。你说,我这姑娘家家的也不知道好好捯饬一下自己,好招个蜂惹只蝶什么的。

  总之吧,四年也没怎么好看过。同时,我课堂上突破自己、战胜胆小的的积极发言,在某人看来就是臭显摆吧。大概,课后我满清热忱地投入到各种社团活动的学习、训练与比赛,在他看来也就是瞎折腾吧。可也许就是在这样的互相敌视中,我们开始彼此注意了,不知不觉间也开始暗生情愫了。后来,我们天时地利人和地变成了同桌,又一起为朗诵班印刷材料,再后来,你懂得哦。

  96年和雁师初次相见,2000年与你依依惜别,一晃二十多年了。我在自己人生最美好的年华中,遇到了最美的你,留下了此生最美好的回忆……

(作者系雁北师院中文系1996级本科班学生,现在培训学校从事语文教学工作)


上一篇:校庆征文选登之十二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