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友会活动
校庆征文选登之十二
作者: 来源:山西大同大学报 第334期 发布时间:2020-12-23 09:30:50 阅读次数:


​七十年沧桑砥砺,七十年弦歌奋进。我们即将迎来七十周年校庆。为铭记历史,展示风采,凝聚力量,书写未来,校庆办公室组织开展了征文活动,得到了广大校友及在校师生的广泛关注和积极响应。为营造浓厚校庆氛围,我们从本期开始特辟专栏,陆续刊登部分征文作品。



西干渠的夕阳

郝志明


  校园的西边有一条人工渠,学名叫西干渠,我们一般叫它 “

  西干渠平时是没有水的,这倒挺符合它的名称。两旁有些老幼参差的树,大部分时间也是干如西干渠的河床。没有水在塞外的风中就没有了浪漫的风致,但对于孤独坐落在郊外的校园,周围的农田怎也比不上西干渠的错落。于是这里不论春夏,都是我们散步的好去处。

  到渠上走走,这样的邀请随时会从某个人口中发出,或者是一个眼神,或者是漫无目的地出了校门,向右拐一不小心就上去了。当然最美的是夕阳西下时了。塞外的春天和秋天都很短促,在我的印象中,这里似乎只有夏天和冬天两个季节。

  此时正是吃完晚饭的当儿,三五成群或两两相伴。大概在五六月间,校园周围的油菜花黄得让人心慌意乱的,隔着教室的窗户听见西干渠隐约的水声。老师的讲义一般就淹没了。

  由于学校纪律严明,能够随时出去的可能性并不大,况且距离很近,说不定哪位恩师就把你尽收眼底了。只有等待放学后了。

  渠里的水由浊变清时也就快消失了,因此这段时间是最有人气时光。在几处有落差的地方形成了小小的瀑布,我们似乎是没有感觉的,只知道漫游,胡侃,影子拉长并变得模糊。塞外的夕阳红得甚至有点惨烈,巨大而低沉。将西干渠的景致涂抹得不忍卒读。唯有此刻,我才能感到光阴的匆匆。与宿舍的兄弟就在这里对着日渐消瘦的流水逝者如斯夫。等到有了恋人,则不惜背上重色轻友的罪名对他们视而不见。与心仪之人在夕阳的余晖中,在西干渠游走,浪漫得现在都会有种莫名的冲动。当然恋人有时正如西干渠的夕阳,无法挽留,也无法再回味。倒是和那些兄弟同窗三五相约谈论的某些话题,如那西干渠的流水,年年都会消长在记忆的旷野。

  整个夏天,在黄昏的地平线,西干渠的夕阳洗刷了我们的大学记忆。漫步的人群分分合合,聚聚散散。唯一不变的是在几公里长的西干渠上演的几多风花雪月,几多情仇恩怨如今也应续沿承传。

  秋天很快被收割进了农民的粮袋。西干渠也变得消瘦了,人依旧在它的两旁闪闪斜斜。塞北的风将冬天的夕阳以最快的速度吹到这里。除了漫天黄沙的日子,这里的脚步不会稀少,特别是一个无风的傍晚,躺在渠边的斜坡上,任夕阳将它的余温母亲般地抚摸全身,几乎能够睡着。一个失恋的人,一个沉思的人,有这样的享受大约也不枉塞外四年的时光吧。

  下雪当然最开心,裸露的黄色成了圣洁的世界,一如那时年少的心。人会突然增多,在西干渠的任何部位,都有留影的必要。打打雪仗,借故和女同学来点越轨的牵手,倒也不见得难以启齿。因为雪,因为那抹照亮心灵的夕阳,任何看似荒诞的举动也是天真无邪的。那时是很封建的,现在想来也不知道那个记忆并不深刻的女生是否愠怒过一只莽撞的手?如今是否还能想起那只手冬日的温度?

  天是一定会黑的,就像我们如今都觉得老了。尽管千般不舍,晚自习时间到了,一般情况下就得坐进教室。我们的教室很不错,依然能够看见夕阳的身形渐渐隐去,也算做一个送别吧。当时,有多少人在心中吟咏着我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的诗句在感叹或者在期望些什么。

  是的,我不能带走一片云彩,更带不走西干渠的任何一缕夕阳。它只属于西干渠,属于那时的我们,属于此时的记忆。毕业之后,再也没有到过西干渠,不知风物依旧?如果有梦,可以的。明天可以吗?

  我又走在西干渠的身旁,夕阳依旧那样的熟悉而温暖,只是我已牵不住任何一只记忆模糊或者深刻的手了。

  (作者系雁北师专中文系1990级本科班学生,现为山西国控集团职工,期刊主编)

 


走过朔州
——献给曾经的雁北师专

李建华

 

                 这就是当年的那片土地吗?

                 吉庄苍老的白杨

                 和电厂入云的烟囱依旧对峙

                 洪涛山的风

                 曾让年轻的长发纷乱纷乱的

                 还有年轻的心和梦

 

                 记忆里吱呀作响的双层铁床上

                 吉他弹响莫名的快乐和无端的忧伤

                 美丽的彩色饭票渐少时

                 大方的女同学便格外美丽

                 将蓝色牛仔裤一遍遍洗白后

                 穿过校园,躺在无草的足球场

                 一遍遍地听单卡录音机里的张啬

                 一遍遍地唱星期六星期六

                 仇视过跑道上秀恩爱的情侣

                 默默撕掉写了无数遍的情书

 

                 然后坐着咣当咣当的绿皮火车

                 到朔县去

                 到岱岳去

                 在羊杂泡黄糕的味道中

                 寻找奢侈扔掉文学概论和古汉语

                 到洪涛山去

                 到马邑城去

                 释放过剩的荷尔蒙

                 安慰千年寂寞的尉迟恭

 

                 总是让白酒醉了自己

                 在醉和梦的边缘

                 假冒诗人想象爱情

                 吉庄啊

                 我们把一个叫青春的东西

                 遗失在你的泥土里

                 (作者系雁北师专中文系1985级学生,现任职于天镇县第一中学)

 


上一篇:校庆征文选登之十一

下一篇: